海霸首页 关于我们 当代易学 易学研究 产品欣赏 金口神断 趋吉避凶 易学培训 实事新闻
最新公告: 为宏扬易学真缔,挖掘生命智慧,塑造完美人生,多年以来霁潭先生不断学习易学,玄学,气功学,把它们融为一体,易学上精研象数理,严谨治学,实践应用
QQ3P1(3-11),PL3U1(3-11),PA3G1(3-11),MAN03(3-9),D8172,FOR03(3/9),STY03(03-07),JQU03(3-7),DBG03(3-6),ICO02(2-28)
你现在的位置: 海霸易经网 >> 易坛动态 >> 正文
易坛动态
司马南应战马承杰是一出荒唐的闹剧
近日赴海外出差,刚回来上网,发现在我的博客文章评论里,有这么一条消息:司马南要应战河北的蒙眼辨物“奇人”——河北灵寿县的马承杰及其小弟子们。原来宣称“金盆洗手”的司马南,又要“重出江湖”了。司马南规定的时间是2006年4月26日,地点是中国科技会堂。司马南在他给马承杰的公开信——也就是“应战书”中提出,如果马承杰挑战成功,他和他的学生们将赢得美国人兰迪和他共同设立的近2000万人民币的奖金。 

  在这里,我想谈一下对马承杰的叫板和司马南的应战的一点看法。 

  司马南在他的应战书中郑重承诺:倘先生(马承杰)之弟子“超能力”发挥正常,蒙目看牌、蒙目识字、蒙目作画、蒙目骑车……其中任意一项表演成功,司马南均愿低头服软自甘认输,并就地自己掌嘴。 

  我在这里就有些疑惑了:究竟什么情况才能算成功呢?百分之几的成功概率?科普“志士”司马南没有一个明确的界定。这种模糊的说法,就给他自己留下了很大的回旋空间。马承杰的学生们无论如何也是不能“成功”了。只要出现一点差错,司马南便可以宣判整个表演的“死刑”。大胆假设一下,即便马承杰的弟子取得了惊人的100%成功率,司马南也可以“人人通过学习都可以做到”为由,来狡辩马的学生们的这种能力并非“超能力”。这个意思,司马南在公开信中已经埋了伏笔了。他说:“殊难认同所谓蒙目认字辨物为真”、“《燕赵都市报》所鼓吹之超能力,或属正常能力,人人皆可为之,人们所惊者、所疑者、所惑者,一层窗户纸而已。”(公开信语)可见无论哪种情况,司马南都可谓“胜券在握”。 

  然而,司马南先生坚定地认为“蒙目认字辨物”不可能实现,又如何自信地认为是“正常能力,人人皆可为之” 呢?不仅如此,整个应战事件,无不透露出荒唐的闹剧风格。 

  司马南在公开信中说:“余深信表演的事实不同于科学证据。”那么,马承杰的表演无论成功与否,以司马南的逻辑观之,都不可视为科学的证据。以此推论,司马南“斗士”居然承诺,倘若表演成功便掌嘴、低头、服软,岂不是太荒唐了么?在不是科学证据面前认输服软掌嘴,这是具备科学素养和理性思维的人的行为吗?还是一个跑江湖者的套路?不禁让人联想起98年他摆设擂台时说过“如果失败就点火自焚”的“豪言壮语”来。江湖鲁莽风气依然如故,只不过这一次显得稍微懦弱一点。更为可笑的是,司马氏还把握十足地要建言工商、教育、政府部门将之产业化!可以看出,司马南的思维是:一场没有经过科学严格验证的表演,就可以作为政府部门在重大领域做出决策的依据。这不仅是荒唐无知、自相矛盾,而且还有“助纣为虐”之嫌!况且,正常视力的人,又何必要到这个学校去学习蒙着眼睛做事呢?如果说2008奥运会有蒙眼骑车这么一个比赛项目,我倒是赞成司马南的这个点子,否则就浪费了社会资源了。 

  此外,司马南先生极为“真诚”、“慷慨”,他说:此次表演若成功,他便会善意地鼓动农民马承杰去“力争在科学家主持,严肃科学试验前提下,使自己开发的‘超能力’得到科学的确证”(公开信语)。这句话提供的信息实在是丰富,起码包括以下几点:倘若马承杰成功,以司马南之掌嘴作为对马承杰多年辛苦的补偿(掌不掌、怎样掌、掌嘴的力度轻重程度我们暂且不论);马承杰一介农民要自己去争取科学家的鉴定,司马南不会插手(马承杰办不到,自然两千万人民币连比划也不用比划);由科学家主持的确证才是有效的,司马南不是科学家,因此,这场表演无论结果如何都是无效的。司马南先生的这番话不仅不会让“某些帮闲者闭上他们的大嘴”(公开信语),反而会让其目瞪口呆!  

  司马南既然谦虚地认为自己并无资格忝列科学家之列,那么,司马南的“科学验证步骤”——表演味十足的“自选动作”与“规定动作”,便更显得滑稽!一场没有裁判(科学家)的、没有严格程序的、江湖气十足的个人决斗式的表演比赛,是没有任何科学意义的。 

  一方面,马承杰如果认为其学生确有超乎常人的、无法解释的能力,也应该联系科研部门来做研究,而不是频频曝光,更不应以怪异表演和挑战的方式来向社会证明自己;另一方面,虽然司马南其实不懂科学,但毕竟还是一位“科普人物”,竟然食言贸然迎战,种种言行又完全不“科学”。因此,无论怎样看,这一次的表演赛,是一出荒唐的闹剧。通过此举来获取媒体的报道炒作,吸引大众的眼球,满足百姓的猎奇心理,不仅无益于科学研究,也不利于社会的和谐。 

  在这里,我呼吁政府和科研相关部门应尽快介入,不能让这样有害无益的闹剧再演下去了! 

  我与司马南之间,也曾有过交往。我也一直希望,司马南不要再通过打擂台的方式来解决所谓“伪科学”、“特异功能”等问题。我清楚地记得2005年12月9日那天,在全国政协礼堂举办的《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暨一二•九爱国运动70周年笔会》上,司马南先生亲口对我承诺,以后不再介入气功、特异功能、超能力现象等领域,希望我有机会观看他在湖南、辽宁、河北电视台主持的节目。同时,我们之间还可以切磋书法。这一次又何以出尔反尔呢? 

  在那次笔会中,我们还互相交换私人电话号码,随时联系,司马南也表示不会通过其他人转接。在写此文之前,我试图打电话劝阻他,但是打了几次,却不是司马南本人接,而是一位小姐的声音。司马南再次自食其言。既如此,那么,我就只有公开发表此文了。
献身易学的博客 名家谈易 法律咨询一 法律一咨询 重庆太极拳
重庆四海溢信息咨询公司 版权所有
地址: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215号 邮编:400015
手机:13368168039 13678435807 微信号:hzjt179888 QQ:690412759 法律顾问:朱律师 15320388029
渝ICP备10013178号